香港正版四不像图-管家婆四不像肖已公开|官方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它新闻 > 其它新闻

起诉《公益时报》 农夫山泉的另类反击

2009年9月19日 次数:


  公开点名让一家企业来回答“到底卖了多少货,实际捐了多少钱”很难吗?对这把架在脖子上的刀,农夫山泉用实际行动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 

  今年以来,农夫山泉有点烦,官司缠身,质疑不断。“水源门”事件还未了,又陷入“一分钱”诚信危机。 

  8月11日,民政部主管的《公益时报》在头版刊登《农夫山泉“一分钱”捐赠受质疑》一文,对农夫山泉的一分钱广告提出质疑。文中称农夫山泉每年有15亿瓶到20亿瓶的销售规模,按其广告从2001年到2008年,农夫山泉每年至少应拿出1500万元注入助学基金,但实际上能查到的公开现金捐赠只有500万元。文章一经刊出,戏剧化的一幕出现。报道不仅几乎被所有的媒体转载和跟进,甚至有基金会和农夫山泉联系,要求其把未捐出的部分捐给自己。 

  8月14日,公益时报的主办方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突然宣布,被指在“一分钱公益”事件中有欺诈行为的农夫山泉被排除在2009年第五届优秀企业公民活动评选范围之外。 

  面对社会公众如此猛烈的质疑声,农夫山泉坐不住了。8月14日和18日,农夫山泉在网上发表了两份声明,高调反击《公益时报》和中国社会工作协会。之后,更在浙江杭州对二者提起名誉权诉讼。 

  捐500万索回500万 

  9月2日,《公益时报》收到了来自法院的传票。 

  “我们的文章很客观,并没有说农夫山泉没有捐,我们只想知道,农夫山泉这些年卖了多少水,捐了多少钱,有没有救助贫困孩子。”公益时报新闻部主任赵冠军表示。 

  但让人感到奇怪的是,农夫山泉并没有正面回答媒体和社会公众对“一分钱”的质疑,而是以“名誉权受损”为由起诉了公益时报和其主办方,要求两被告公开道歉,并赔偿人民币500万元。 

  对于所谓的名誉权,农夫山泉称自己是国家工商总局认定的驰名商标,这篇文章的刊发使企业的形象严重受损。 

  对这点,赵冠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“被起诉本身就很滑稽,一般来讲,一旦构成名誉权的损害,首先要检查一下报道有没有失实,但农夫山泉并没有提出。更为离奇的是索赔金额500万元,我们不知道这钱是如何计算出来的,现在唯一可以考虑出来的解释是,他们曾经捐出过500万元,现在想要收回。” 

  据悉,这起名誉权官司将于10月22日在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开庭。 

  目前公益时报方正积极准备应诉,并组织了一个十几人的律师团,包括志愿者、律协、法学会、法学研究所在内的热心人士都表示声援。 

  事实上,作为被农夫山泉起诉的媒体,公益时报并不是第一家,这之前,农夫山泉已经就“水源门”事件起诉了三家媒体。 

  熟悉农夫山泉的人士都会了解,2009年,这个知名企业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中。公司的两条广告都受到重创,遭遇了媒体的狂轰乱炸。先是其成名广告“农夫山泉有点甜”,再是曾获奖广告“喝一瓶水,捐一分钱”。对一个民族企业来说,这是毁灭性的打击。 

  对此,农夫山泉紧急采取媒体公关,策划组织了“亲历千岛湖,见证农夫山泉水源”大型寻源活动,让消费者亲历水源,以摆脱诚信危机。然而此危机尚未完全解除,另一波“一分钱”危机已经来临。如此密集的质疑,农夫山泉认为这是有背后人为恶意炒作、不正当竞争的嫌疑,怀疑是得罪了对手,而诸多媒体皆是受竞争对手指使有备而来。 

  就此,公益时报表示,报社没有秘密,以前从来没有和农夫山泉打过交道。作为民政部主管的报纸,这次的报道不是针对农夫山泉,而是为了配合民政部即将出台的《慈善信息披露管理条例》,这篇文章只不过是四个系列报道其中的一篇。“我们希望通过报道,能促进国内慈善信息的公开、透明。” 

  至于农夫山泉的另类反击是否有苦衷,我们无从得知,因为自8月11日到现在,农夫山泉以“我们所有领导都在国外”拒绝接受媒体采访。但有业内人士说:企业的诚信是生存的成本,一个品牌成长很难,如果一直不改,就很难生存下去。 

  阳光工程被指有始无终 

  “到2008年,阳光工程将为20万孩子带来运动的快乐”。尽管已经时过七年,但提起2002年农夫山泉的“一分钱”广告,人们还是有某种感动:一个浑厚的男中音,一群奔跑的孩子,一段煽情的文字,“从现在起,每喝一瓶农夫山泉,你就为孩子们的渴望捐出了一分钱”。 

  2006年是农夫山泉阳光工程项目启动的第四年,这一年,“一瓶水,一分钱。每喝一瓶水,你就为水源地的孩子捐出一分钱”的“饮水思源”广告作为“一分钱”系列在中央电视台和地方台热播,公众“喝水助学”的热情也达了顶峰。 

  公益时报报道中称,根据知情人的透露,农夫山泉并没有像广告中宣称的那样履行承诺,喝一瓶水就为水源地的孩子捐助一分钱。 

  “事实上,就文章中提及的,有阳光工程的一分钱,还有饮水思源活动的一分钱,两个活动都是到2008年,不只是一分钱,而是几分钱。”赵冠军在仔细阅读记者的稿件后得出这样的结论,“但我们重点关注的就是‘阳光工程’这一分钱。” 

  媒体可以查到的农夫山泉为阳光工程捐助的现金只有:2006年6月5日,农夫山泉与宋庆龄基金会合作,注入500万成立“饮水思源”助学基金,帮助长白山、千岛湖、丹江口、万绿湖等四个水源地的孩子。该活动仅限于2006年,双方约定的时间为1月到7月。农夫山泉在今年8月18日发布的《关于农夫山泉“一分钱”捐赠活动的声明》中也提及这次活动实际捐赠额为5007563元(其中7563元为义卖所得)。 

  根据知情者透露,一次在广州开会,农夫山泉公司某内部人士讲过,公司一年销售纯净水的数量为15亿到20亿瓶。这样算下来,每年要捐1500万,8年下来应该是一个多亿,而不是500万元。 

  继而“农夫山泉捐赠缩水1000万”被网络媒体热传。 

  据了解,“一分钱”项目开始于2001年。首届一分钱项目是每卖一瓶水即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捐赠一分钱。 

  2002年,“一分钱”行动的主题更换为“阳光工程”,共计赞助价值505万元的体育器材,用于帮助贫困地区的学校改善体育设施。 

  但这505万元的体育器材,也只是从农夫山泉口中得出,但至于什么时间捐的,通过何种方式捐赠,捐赠到哪里,消费者并不知晓。 

  在2002年媒体发布的一份资料,甚至是当时热播的广告中也提及,阳光工程活动到2008年结束。 

  媒体得到的资料显示,2007年和2008年,“一分钱”项目没有任何捐赠活动。 

  据中国饮料工业协会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,2008年全国包装饮用水总销量为2475.58万吨,较2007年的1811.87吨增长37%。其中康师傅以403万吨的成绩继续问鼎“水王”之位,娃哈哈、农夫山泉分列第二、三位,去年的销量均在百万吨以上。 

  如果可以确定农夫山泉在七年中只捐赠了500万元,任何人都可以就此推算出农夫山泉每年的销售量是多少,这将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。 

  “这是不可能的,很可笑的。”赵冠军说,农夫山泉是饮料行业销售前三甲的企业,一个排名前三甲的企业,怎么可以销量如此之少呢? 

  但一个企业不可能公布它的销售数量,宋庆龄基金会相关人士表示,即使是当年合作时,基金会也无法去查它的销售量,捐多少就是多少,不可能干涉过多,一旦干涉过多会打击企业的积极性。 

  以消费者的名义去捐赠,企业又不公布它的销售数量和捐赠去向,不公开,不透明,致使人们对企业慈善信息无法掌握,由此看来,国家亟待诸如慈善信息的披露条例和法规的出台,进一步规范企业的慈善活动。 

  从三四月份,民政部就开始讨论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,目前,已基本起草完成《慈善信息披露管理条例》,正在等待国务院的审批。  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
版权所有© 2010香港正版四不像图 京ICP备09056162号 管理登录
免责声明:本网站中各资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资源整理,内容仅供学习、交流,不完全代表我公司立场,我公司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!所用文章、图片、视频均来自网络,如无意中使用了您的文章、图片、视频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删除!
Baidu
sogou